罪名吉光

聂卫不逆

【聂卫】伴侣(短篇,一发完)

*主聂卫,副非紫



卫庄最近有点烦。

对一个刚刚结束多年暗恋,成功和暗恋对象修成正果的人来说,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因为通常来说,一个人从少年起就暗恋他的对手,并在之后是十几年都在爱与恨之间挣扎,最后终于和他暗恋的人成功在一起了,这种美满的时候谁还会烦恼啊,和男朋友享受两人的蜜月期还来不及呢(哦,对,忘了说了,卫庄的暗恋对象是男的,不是别人,就是他师哥盖聂),恋爱的甜蜜足以让他们觉得其他一切都是小事,不值得忧心。

更何况,卫庄除了爱情得意,事业也顺利的很,委实找不出烦恼的理由来。

不管从哪个角度说,卫庄现在都应该和他的新晋恋人盖聂在一起过着蜜里调油般的二人世界,而不是下班后一个人跑到紫女的酒吧里,和紫女抱怨自己最近有点烦。

这就要说起让卫庄感到麻烦的根源了,他的好师哥兼男朋友——盖聂。

倒不是两人相处起来有什么问题,没做情侣之前,他们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师兄弟,对彼此说得上是了如指掌,在朋友们的助攻下捅破那层窗户纸后,两人关系也就自然而然地由师兄弟过渡到情侣。

他们一没有吵架,二来X生活也很和谐,虽然卫庄对盖聂在上这件事略有微词,但盖聂回回都把他伺候的很舒服,次数多了他也就默认了(当然卫庄有时也会在上面,比如脐橙的时候)。

以前两人没在一起,盖聂能让着卫庄就尽量让着他,毕竟师弟金贵,受不得苦,现在在一起了,是正当的男男关系了,更是除了原则问题,一切都听卫庄的。卫庄最开始是说不出的满意,试想之前一直让你头疼的顽固分子,突然转变了态度,对你言听计从,这谁能不开心?

此外,盖聂特意花了很多时间陪他,似乎要把两人错过的时光都给补回来。这样好是好,但时间长了,还真让人吃不消,卫庄用勺子搅着紫女给他调的咖啡,眉宇间掺杂着无奈与些许郁闷。

听完卫庄的吐槽,紫女强忍着没笑出来,心说好家伙,之前追着人家各种挑衅想让人家把你放在心上,现在人家在乎你在乎的不得了,你倒又不高兴了。

她正琢磨着该怎么安慰对方,卫庄的手机就响了。

“师哥。”

对面传来盖聂的声音,“小庄,你去哪儿了?怎么还没有回家?”

“在紫女这儿,晚点回去。”卫庄面上不耐烦,嘴上倒是好声好气地回答着盖聂的问题。紫女暗暗腹诽,装什么呀,你这样他又看不到,谈个恋爱还这么别扭。

趁着卫庄接电话的功夫,紫女给韩非发微信,“恋爱果然会使人变傻,卫庄也逃不过。”

韩非很快就回了消息,“还不是因为卫庄兄陷得太深了。我碰到有关你的事也照样傻得很,可阿紫还那么聪明,是不是因为你不够爱我?[委屈][可怜]”

紫女忍不住笑出来,似乎可以看到男人皱着脸装可怜的样子,这几天心里的犹豫不决的想法终于坚定了下来,“少贫嘴,今晚回家告诉你个好消息。[爱心]”

韩非回道,“期待↖(^ω^)↗”又连发了三个飞吻的表情。

等卫庄挂断电话,就看到紫女嘴角弯弯,挑眉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卫庄和她对视了半分钟,低头轻咳一声,“再呆一会我就走,他非要来接我。”

满意地看到卫庄被自己视线盯得不好意思的模样,紫女才开口说道:“韩非最近新得了几瓶好酒,要不你们今晚就来我家吃饭吧,你们来了正好给这酒开封。”见卫庄犹豫,又说,“你不是心里有疑虑吗?今晚给你们个机会说清楚。”

卫庄略有吃惊地望向她,他以为紫女先前调笑的神情是没有弄懂他的意思,看来她是明白的,有人能理解他,卫庄心里也轻松了些,答应道,“行,我给他打个电话。”

没过半个小时,盖聂就到了,紫女把店交给弄玉看管,搭他们的车一起回去。到了紫女和韩非的家,韩非已经到家了,看到同来的盖聂和卫庄,扁着嘴失望地对紫女说,“阿紫,这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

紫女好笑地看他一眼,“没,他们是我临时叫来的,你那酒不是舍不得喝,就等着给他俩庆祝呢吗?”

“对对对,”韩非一双桃花眼笑起来分外好看,眼中含着绵绵情意,“还是阿紫最懂我。”

盖聂自告奋勇去厨房做饭,紫女一开始还觉得盖聂怎么说也是客人,让他做饭有些不妥,但卫庄拦着她,说跟他不用客气,紫女也就不再坚持了。

饭吃到一半,韩非见紫女杯中的酒没动,担忧地问道,“阿紫,你不舒服?怎么不喝酒?”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紫女一手摸着自己小腹笑道,“你要当爸爸了。”

韩非呆滞了片刻,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窜起来,跑到紫女旁边,想抱抱她又怕伤了她,只好双手大大张开,将紫女罩在怀里,声音充满激动,“我们的孩子?我们有宝宝了?”

紫女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小腹,笑意盈盈,“嗯。”

后半顿饭是在韩非的傻笑中吃完的,他一会儿小声念叨着是男孩儿好还是女孩儿好呢,一会儿又缠着卫庄让他答应给孩子做干爹,最后红着眼睛对紫女说辛苦了。紫女捏捏他的胳膊,告诉他,她和孩子一直都在。

韩非紫女一路走过来多不容易,卫庄是知道的,现在他们有了爱情结晶,卫庄也替他们高兴,免不得多喝了几杯酒,盖聂则因为还要开车喝的少些,晚饭吃完,两人也没多留便起身告辞,把剩余的时间留给小两口慢慢体味新生命即将到来的喜悦。

回到家里,卫庄率先去洗澡,出来后酒意也散得差不多了,盖聂正坐在床边看书,卫庄脑海里浮现出从韩非家出来时紫女递给他的眼神,慢慢走近盖聂,“你想要个孩子吗?”

闻言,盖聂惊讶地望着他,想了想说,“我有你就够了。”然后又不确定地问道,“你想要个孩子?”

卫庄冷笑了下,话里带刺,“你能生吗?”

盖聂被他这么一堵,眉毛拧成一团,也不说话了,放下书,走到床边换衣服,准备去洗澡。

卫庄也走过来,大咧咧地坐在床上,语气嘲讽,“你用不着这么低声下气、委曲求全的。”

“我没有。”盖聂立刻反驳道,随后弯下身,用手掌摩挲着卫庄的脸颊,低声说,“小庄,你这么好,之前我负你良多,我总觉着要该加倍地对你好才是。”

卫庄看着盖聂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盖聂,我喜欢你,之前种种都是我自愿的,你不欠我什么,也不必为此内疚。”

盖聂嘴唇动了动,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卫庄继续说,“我要的是男朋友,而不是一个责罚自己的'罪人',你和我在一起究竟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愧疚?”

盖聂听卫庄声音逐渐转冷,心里不禁着急起来,手托着卫庄的下巴,让卫庄直视自己,“小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心里有没有你,你还不清楚吗?”

我当然清楚了,卫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只有你这么傻,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看清自己的心,让我等了这么久,思及此处不禁生气,他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榆木脑袋。

卫庄半晌不说话,面上还隐隐有怒气,盖聂等得越发焦急,就怕卫庄一气之下要和他分手,猛地一把抱住卫庄,在他耳边说,“小庄,师哥喜欢你。”

虽然不知道盖聂内心的煎熬,但感应到了盖聂的恐惧,故而卫庄回抱住他,放柔了声音让自己听上去不那么冷淡,“我知道。”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只是不想你对我好是因为歉疚,明白吗?”

盖聂点了点头,自己之前确实是陷入了误区。小庄这么骄傲的人,自然不会接受这掺杂着内疚的示好,他要的是同等的爱。想通了这点,方才的压抑一扫而光,这时温香软玉在怀不禁心猿意马,下身渐渐起了反应。

被他抱在怀里的卫庄自然也觉察到了,顶在腿间的异物,让卫庄想忽略都不行,他用力推了推盖聂,结果没推动,“你还没洗澡呢。”

“我们一起。”盖聂在他脸颊上吻了吻,不容拒绝地把卫庄带到浴室,逐渐升起的水蒸气遮住了里面满室的旖旎。

————

【小番外】

卫庄背靠着浴室的墙承受盖聂的撞击,双腿软的几乎用不上力,还好有盖聂扶着他的腰,才不至于顺着墙滑倒。

盖聂和他交换了个深吻,两人分开后卫庄双唇微张,呼吸急促,眼神迷离,丝毫没有平日里冷冰冰的样子,盖聂突然就起了逗弄的心思,狠狠地一顶,低低笑道,“小庄,我们多做几次,你会不会也怀上孩子?”

卫庄因为缺氧而有些浑噩的脑中闪现四个大字:厚颜无耻!毫无威慑力地瞪了盖聂一眼,却被盖聂故意曲解。

“你这是嫌我不够卖力?”

说完,抱着卫庄往卧室走去,不管两人身上未干的水渍,把卫庄压在床上,“今晚肯定让小庄满意。”

评论(1)

热度(86)